宠文网 > 重生·九公子 > 第四七章

第四七章

书籍名:《重生·九公子》    作者:吾栖碧山
字体大小:超大 | | 中大 | | 中小 | 超小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  “阿朗,你怎么就这么倔呢?”司马铭彦在微薄的晨光中轻轻抚摸着林朗的面颊,道:“在这里,你只不过是个异类,别人纵容的了你一时,又怎么能容你一世。我们好不容易才重逢,为什么偏偏就不肯听我的呢?”
  
  林朗因着这碰触蓦地惊醒,像是有细微的电流沿着皮肤一路攀沿,让他忍不住地战栗。昨夜的癫狂似乎完全没有纾解那种渴望,身体虽然疲惫不堪,却更加敏感起来。
  
  “不要碰我……”林朗一开口,才发现嗓子已经全然不复原有的清亮。
  
  司马铭彦叹了口气,轻抚着林朗的后背,道:“阿朗,我们之间怎么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
  
  这本是以前两人做 爱之后他习惯性的纾解疲惫的方式,但此时林朗只是觉得那种难熬的感觉更强烈了,他勉力擒住司马铭彦的手,强作镇定道:“铭彦,算我求你,放过我好不好,以你现在的身份,要什么样的人没有,为什么偏偏是我?”
  
  司马铭彦一笑,手掌暧昧地摸上他腰际,道:“阿朗,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,昨晚你可是求着我说不要放开的。”
  
  林朗身上一热,情知不好,连忙将自己埋进丝被里掩了身体,反正再怎么说也说不通,干脆也不再分辨。
  
  司马铭彦起身换了衣裳,又从那边柜子里翻出一条泛着乌光的细链锁到床上,另一头扣在林朗踝间,道:“你好好歇着,我安排人在外面候着,你想起床了直接唤一声,我先出去一趟,晚上回来和你一起吃饭。”
  
  “把婉儿放了,不要为难不相干的人。”
  
  “婉儿?”司马铭彦略顿了一下,道,“你说那个小姑娘?她早就已经让人送走了。阿朗,你不要想着让她报信了,即使他知道你在这里,来了也不过是添个私闯官邸的罪名,即便命人把他杀了,也没人管得了。当然,我是不希望你在家门口见血就是了。”
  
  林朗又往被子里缩了缩,倒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身体的某个部位又有苏醒的趋势。好在司马铭彦并未察觉不对劲,只是在他额上又印了一吻,道:“乖乖等我回来,这屋子没有命令,没有别的人敢进来,你好好休息。”
  
  等到门一关好,林朗这才轻轻喘息起来,从昨夜在那种情况下都轻而易举地被撩拨,到纵 欲过度后本不应该会有的晨 勃,种种迹象摆明了极不正常,青君前几日所言犹在耳旁,林朗只觉得心惊胆颤。
  
  他哆哆嗦嗦拾起那件早被撕破的衣服,从那个贴身的兜里找出那个装着褐色药丸的小包,林闇当时并未说明是什么作用,只说是每日必服,他当时只觉得虽然苦的要命,但吃下去清凉爽快,还以为是消暑的,现在想来,多半是压制心火固本培元的方子。他出门之时本就只带了两颗,昨夜宴会前吃了一颗,现下掏出剩下的一颗闭眼塞嘴里嚼了,不出半刻,那股邪火终于消停下去。衣服早已经破的不成样子,他只得从箱笼里随便找了件不是朝服的衣服套上,脚上的链子是决计扯不断的,屋子里又没有其他锐器,想要砸断也是不可能——看来是真的被当犯人给囚禁了。
  
  林朗在屋里一呆坐便是整天,期间下人敲了几次门说要送饭,都被林朗挡了回去,而他们果然没有吩咐,便不敢进门。到了晚间,司马铭彦却还是没有回来,倒是下人报有贵客来访。
  
  林朗整理好衣服从榻上站起身来,眼前有些发黑,隐隐绰绰间那所谓贵客已经施施然推门进来。
  
  “你便是济北王的甥儿,殿前新晋的祭酒刘伶?”来人国字脸,面色微深,额头已经有了不少皱纹,嘴角边是冷酷的法令纹,再往半尺长须髯修得十分齐整。
  
  “正是。”这人气势颇为慑人,虽然言语之中没有半分倨傲,但自然而然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,林朗不敢怠慢,躬身施了一礼。
  
  “不知你有何过人之处?”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林朗一番,语气不冷不热。
  
  林朗只觉得被他瞧得不自在,又瞧不明白此人来意,只得照实回答道:“在下身无长物。”
  
  “我倒是听说你学机关术数一日,便抵得上别人习数月之功。”那人捋了捋胡子,缓缓道,“既然如此,那也算得上是个人才,何必屈居人下,不如随我去,我自会让人给你安排个好去处。”
  
  “不是我不想走,是我走不了。”林朗扯了扯脚上的链子,自嘲道:“我连方圆一丈的地方都走不出,不知阁下又有什么方法让我脱身?”
  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那人沉吟了一番,略大声道,“攸儿,进来。”
  
  只见司马攸身着一袭葱绿袍子走了进来,神色有些紧张,道:“爹爹有何吩咐?”
  
  林朗终于明白,此人便是司马攸的生父,也就是司马铭彦这一世的父亲——权倾天下的晋侯司马昭。
  
  “拿你的乌金匕来,给刘祭酒松了绑。”
  
  “爹爹……刘伶哥哥他……”司马攸迟疑了一下,却没有拿出匕首,只是道,“刘伶哥哥初入京城,很多事都还不明白,爹爹说要给他安排去处,我看为时尚早,不如先遣他回济北王府,等他熟悉了京城,再量才为用不迟。”
  
  司马昭回头看了司马攸一眼,只见那少年连忙抱了他的胳膊笑道:“爹爹,我前日还和刘伶哥哥去白马寺,寺里的主持还说刘伶哥哥有佑主之象,又说他是什么异世之人,你说好不好玩?”
  
  司马昭轻轻拍了拍司马攸的手背,居然也笑了笑,出门道:“既是如此,那就给刘祭酒把链子解了。你大哥做事没有分寸,你便代他陪个不是吧。我还有事要找陛下商议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  
  司马攸点头应了,等司马昭走远,这才从怀中掏出把小巧的匕首,附身就要去切断林朗脚上的锁链。
  
  “攸,我还是自己来吧。”林朗伸出手去接过那把匕首,忍着不适勉力蹲了下去,用力一斩,那细链却丝毫没有动静。林朗皱了眉头,面色一沉,举起匕首再次用力斩了下去,可手到半路便被截住了。
  
  只听司马攸担忧道:“刘伶哥哥,你这样会弄伤自己的,还是我来吧,我好歹学过点功夫,力气也大些。”语毕,他夺了林朗手中的匕首,俯下身去,掀起衣摆,露出半截白皙的小腿,脚踝处系着那根暗黑的细链,越发衬得玉骨雪肌,只在那根细链的位置,早已磨红了一圈,有些地方甚至破了皮,显然是蛮力想要挣脱的时候弄的。司马攸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那骨节匀称的足踝,状似不经意地捏了捏,然后轻触了一下伤处,仰头道:“疼吗?”
  
  林朗虽觉得有些别扭,但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关切,就没往深处想,只是摇了摇头,笑道:“不疼的,你赶紧帮我弄开就算是帮了大忙了。”
  
  司马攸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松了手,另一手狠狠挥匕,恰恰斩在林朗脚边三寸处,火星一溅,那链子完好无损,倒是司马攸的乌金匕上多了个极细微的豁口。司马攸面色一沉,站起身来,对着床柱便是一切,那床柱应势而断。他一把扯出链子的那断,握在手心紧了一紧,而后笑着递给林朗道:“刘伶哥哥,我切不断链子,就只好这样了,等出去了,我们再去找个工匠开锁。”
  
  林朗手中一沉,此番虽然还是绑着,但好歹主动权是在自己手中了。他笑道:“攸,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
  
  两人相携走了出去,还未出院子,左右便有人挡了,道:“攸公子,大公子吩咐……”
  
  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爹爹说了要放刘伶哥哥,你们还挡在这里做什么,赶紧让开!”
  
  见司马攸面色一凛,林朗此时才发觉这少年面上的威严之色并不亚于其父兄,只不过他对着自己之事,多半是副天真烂漫的模样,这才叫人忘了他的身份。但此时这少年握着自己的手,不知何时已经靠得这样近,两人几乎是挨在一处。
  
  左右为难道:“攸公子莫要为难小人……”
  
  司马攸取了匕首,冷冷道:“若要再挡着,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  
  “攸,你想要带走他,也得先问问我这大哥的意思吧。”院门口一人抱着胳膊,冷着一张脸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  
  林朗心头一颤,这人不是司马铭彦是谁,而握住自己的那只手也是颤了一下,紧接着却握得更紧了些。
  
  “大哥,爹爹不是让你在侯府等他,怎么这么在就回来了?”司马攸笑了一笑,道,“刚刚是爹爹让我送刘伶哥哥回王府,他说大哥这样怠慢了客人,不是司马家的待客之道。不如大哥解了刘伶哥哥身上那样礼物,和我一同送他回去?”
  

作者有话要说:

关于正文:
碧山未来三日登录不能,下次更新预期在周五下午四点左右。
本文正文即将完结,不出意外周五会直接放到最终章。

关于番外:
碧山暂时不太想写番外。
乖乖们如果有中意的角色,想看相关番外的话请十分“有诚意”滴留言,不留言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(摸下巴)。
当然了,留言也不见得一定会有,但是不留言那就一定没有。(邪恶滴笑)

关于新文:
正在筹备血族文,主角总攻,伪父子,对这类题材感兴趣且觉得碧山的文还看得过去的乖乖请持续关注。
因为发文日期还没确定,可以去,发新文时JJ系统会在作者收藏区显示。
文章标题《夜访吸血鬼》和《暗夜单簧管》备选,具体是啥还没敲定,因为碧山资料尚未整理完毕,大纲也没有最后确定。

碧山今日暂且撤了,乖乖们周五再见,摸~
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本站所有书籍来自会员自由发布,本站只负责整理,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如有侵权或违规等行为请联系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