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文网 > 重生·九公子 > 第三八章

第三八章

书籍名:《重生·九公子》    作者:吾栖碧山
字体大小:超大 | | 中大 | | 中小 | 超小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  入得夜来,正是青楼最热闹的时候,前院欢声浪语伴着阵阵丝竹之音,随夜风一并传了来。只听得娇软的女声带着媚意唱道:月儿弯弯挂在柳梢头,牡丹带露恰似奴娇羞,唤一声情哥哥牵紧奴的手,红烛垂泪意未尽,巫山浓云雨不休……
  
  林朗捂住耳朵,依旧挡不住那穿脑魔音,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了许久,反而弄得一点睡意也没有,干脆起身披衣。
  
  “小朗?”睡在榻上的林闇坐起来,道:“是不是太吵了?”
  
  “嗯,有点睡不着。林大哥,不如你回床上睡,我到外面走走。”林朗将头发随手一绑就要往外走。
  
  林闇一把拉住他,道:“小朗,这地方乱的很,这会儿最好别出去。”
  
  “林大哥,我就在院子里待会儿。”林朗拍拍他的手,示意让他放心,道,“我不会走出去,也不会被这里的姑娘拉走的。”
  
  林闇笑道:“小朗,我不是怕你被姑娘们拉走,而是怕你被别的什么人当这里的姑娘给轻薄了去,今天赵弘宇的教训还没记住?再者说,这里混迹的人鱼龙混杂,其中不乏有些好事之徒,也有听过些风声,不知为了什么目的到我这里捣乱的,十分扰人。虽然我早在外面布了些障眼的机关,一般人进不来,但是保不齐有些厉害的。”
  
  月淡如眉,光线并不明朗,但还是依稀可见林闇修眉俊目,白衣胜雪,竟比月华更皎洁三分——这样的人,即使隐于后院鲜少露面,恐怕也避不了某些有心人的耳目。林朗略略定了定心神,奇道:“外面有机关的?我怎么没发现?”
  
  “你同我一起进来的,自然是发现不了。”林闇笑着站起身来,道:“既然睡不着,不如我教你一些简单的机关算数,学会这些,你即便不懂武功,大部分时候也可以自保。”
  
  “好!”林朗兴高采烈地点了灯。
  
  林闇才取了一张纸在桌上铺开,就见林朗那边早弄了一笔洗的清水,然后倒了些出来,拿着墨条,细细研开一池松墨。他不由笑道:“小朗,你动作倒挺快的。”
  
  “效率第一。”林朗头也没抬,也浑然没有意识到“效率”这词儿在这个时代是不是已经普及。
  
  林闇举手替他拢了散乱的发丝,道:“不着急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  
  林朗脸上微热,更加不好意思看他了,等到他研好墨,脸上热度基本上也已经下去了,再抬起头来,就见林闇站在桌子的另一边,一手拿着羊毫,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,也不知想什么想得入神。林朗轻咳了一声,提醒道:“林大哥,墨好了。”
  
  林闇浅浅一笑,只见握在他手中的笔蘸了墨汁后转眼丰润起来,他拢了袖子,手臂起落蜿回之间,纸上便多了一副八边形图样。
  
  林闇拿笔尖在最上面写了个“乾”字,又在最下方写了个“坤”字,道:“这便是伏羲先天八卦的‘乾’位和‘坤’位,分别代表天和地。”他紧接着标注另外六处,一一点出:“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、兑,其中震为雷、巽为风、坎为水、离为火、艮为山、兑为泽。—为阳 - -为阴,乾为纯阳正南,坤为纯阴正北,阴阳相生相克,万物都是这个道理。”
  
  林朗看着他笔走如飞,干脆站他旁边凑近了细看,边蹙眉道:“林大哥,你说的什么震巽坎离的我不懂,但是我知道五行相生相克,是不是跟这个道理差不多?”
  
  “若是知道五行,那便简单了。”林闇在纸上又勾了几个字,道:“若要说这二者之间的联系,也可以这么认为:五行之金对应天和泽,也就是乾和兑;木对应震雷、巽风;土对应坤地、艮山;水对应坎;火对应离。所谓机关之术与周易之说并不尽然相同,入门之时也无需了解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,只需粗略了解其中相生相克之理,因地制宜,便可小成。”
  
  林朗道:“林大哥,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,因为水生木,水泽旁边,便尽量用草木和石头之类东西垒成机关,比较不容易被人识破?”
  
  林闇点头,道:“小朗所言已经接近,但须知草木易生火,水能克火,土乃克水之物,理论上是要尽量多草木而少土石为好。”
  
  林朗道:“看来这便如同打台球一样,不止要看到下一步,连下下步再下下步都要看到才好啊。不过我可不可以这么想,水边草木比较茂盛,所以同是绿色的树木做成的机关更不容易被发现,如果用别的辅料,反而会让人觉得不对劲,是不是?”
  
  林闇笑道:“世间之事,本就是触类旁通,只需你一样东西学的专精,便能举一反三。小朗,你悟性很高,只怕不出几日,非但我所知的悉数被你学走,说不定你青出于蓝,连我都给比下去了。”
  
  “林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,我只是胡说,再怎么着,你都是我师傅,我连这儿的字都是管你学的,更别提这些看起来十分玄乎的东西。”林朗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道:“ 你要让我自己去看以前那些古文,我估计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。”
  
  “我是你师傅么?”林闇摸下巴故作沉思状,道:“我怎么不记得收过你的拜师礼,要当我的徒弟,拜师礼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啊?”
  
  林朗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不由呐呐道:“拜师礼……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  
  林闇莞尔一笑,道:“看你为难成这样,不如我打个折扣,不收拜师礼,小朗你也不用拜师,只需要付个订金,如何?”
  
  “订金?什么订金?”林朗连忙问道。
  
  林闇但笑不语,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一双暗如深潭的眸子期许地凝望过来。
  
  林朗怔了一怔,心里哪里不明白他所示为何,只是不知怎的,鼓了半天勇气还是不好意思亲上去,终究折中了一下,嘴唇轻轻擦过他的脸颊,蜻蜓点水般稍纵即逝。
  
  林闇却像是料到他如此举动一般,一手揽了他的腰,道:“小朗你这可是典型的敷衍了事,明显是耍赖啊,耍赖的人可是要罚的。”说着另一手还握着那支羊毫,在林朗嘴唇上方作势要画上去。
  
  林朗“啊”地叫了一声闭了眼,生怕那黑乎乎的一团真的弄到脸上,却没想并没有预期中的冰凉触感,而是微微温热的气息含住了唇,先是浅浅的一记亲吻,然后有柔软而灵活的舌头伸了进来,卷着他的,戏弄一般上下翻弄着,又若有似无的舔弄着口腔中的敏感处,叫人欲拒还休、欲罢不能,恨不能自己缠上去,亲个痛快。
  
  林闇试探着,却也不敢太过激进,若是太猛烈,半揽在怀里的人只怕是要逃走的,而他又不愿强迫了他,只得一步步慢慢地诱导,非得让他毫无芥蒂地顺着自己的预期,一点点地落入自己绵密的网中来。眼见着他脸上开始漫上浅浅红晕,如夏日的初荷般清丽,林闇不由地有些痴,稍稍顿住了亲吻的唇舌,却没想那人却放下了矜持,回手抱住自己,主动纠缠过来。
  
  手中羊毫落到地上,轻轻的“啪”的一声,却与窗外那些喧闹一般,都入不了这两人耳中。
  
  林闇一手按在他脑后,也忘了最初那些要引导的初衷,只因怀中之人已经无需引导,而像是饥渴般主动索求,心上人就在怀中,他哪里还忍得住,早已经不管不顾将人压在桌案上,只求吻得更深。桌上墨迹未干的熟宣有细微的声响,但盖不过两人急切的喘息和唇舌交缠的濡湿之声,那一张微黄的纸在林朗身下极力的舒展着而后又揉皱了,最终还是承受不住,轻微地“撕拉”一声裂开了。
  
  风吹得烛影微动,灯光下,被压在案上那人宛若被摧折一般颤抖着,青色的亵裤终究被踢到一旁,一条细白修长的腿缠住了另一人的腰,一双手紧紧攀在另一人肩头,晶亮的眸子像是能滴出水来,就那么半带着沉迷半带着清明瞅着,看在另一人眼中便是无声的邀请。
  
  “小朗,你想要什么?”林闇手指抵在那处销魂的所在,不紧不慢地揉弄着,却始终不肯进去。
  
  “唔……林大哥……”林朗难耐地动了一下腰,语声中不自觉之间已有了慵懒沙哑的诱惑。
  
  “小朗,你想要什么,就亲口告诉我,否则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……”林闇故作苦恼地蹙起眉,手指却稍稍往里试探一寸,而后重又退了出来。
  
  “……”林朗终究还是说不出口,咬着牙别过脸去,露出一只红到欲滴的耳朵。
  
  林闇轻笑着摇了下头,终究还是不忍心故意使坏,便低头噙住那枚耳垂,在身下之人难忍的抽气声中,一指探入,只等扩充好了,便一鼓作气没入那处热烫的所在,白色的衣袍渐渐散乱开,与那身青衣绞做一处,两条腿也紧紧缠在挺动的腰上,紧绷着,浓浓的喘息与忘情的呻吟,便化作最佳的催 情之物……
  
  烛过半,夜未央。
  

作者有话要说:终于赶出一章,在今日结束之前。
近日事多精力少,影响更新,还请诸君体谅则个。
碧山拜退。
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本站所有书籍来自会员自由发布,本站只负责整理,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如有侵权或违规等行为请联系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