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文网

跌停板之男

宠文网 > 历史军事 > 跌停板之男

楔子

书籍名:《跌停板之男》    作者:李葳
    《跌停板之男》章节:楔子 ,宠文网网友提供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。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英商「W&S投资顾问公司」设于世界第一高楼的台湾分部办公室里,数十名股票、基金经理专才跟随着计算机屏幕上每秒钟跳动的数字,忙碌于电话、计算机与传真机之间,在这群人的手中转动动辄数十亿至数百亿的资金,能轻易地影响世界股票、期货市场的上下变动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相对于忙碌的办公室场景,位于最深处一隅的总裁办公室内,却是静悄无声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打从五分钟前,将最近颇令人伤脑筋的下属叫进办公室之后,总裁花白的眉就没舒展开过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边盯着桌上惨不忍睹的收益报表,总裁皮克森边打量着眼前年轻人的神色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显半点局促与紧张的年轻人,工整的五官像是人偶一样未曾流露出丝毫情感,细长的东方眼瞳漆黑如夜,给予人冷静内敛、聪明机灵的印象。这对一名注重专业形象,以理智自信、沉着稳定为卖点的投资顾问来说,并不是坏事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过令皮克森担心的是,这是否也意味着年轻人还不明白自己闯的祸有多严重?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将十指拱在桌面上,清清喉咙,皮克森切入主题地说:「梁又桦,你知道我叫你进来是为了什么吗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细长的黑眸在桌面上扫了一下。「总裁是为了本月收益报表的事,想找我谈吧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既然知道我是为了这个找你进来,你想必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。这个数字是什么?21%,代表了你在一个月内便亏损掉客户相当于五亿的资金。这要我如何向对方交代?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希望你的沉默是在考虑一个好的答案,而不是没有半个答案能给我。」皮克森摇摇头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面无表情的年轻人垂下了眼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皮克森叹口气。「过去你在『C证券』有着杰出的绩效,我将你挖角过来,自然对你抱持着高度的期望。你在『W&S』工作的这半年来,前几个月的确表现得很优秀,但我不得不说,这个月你的表现不仅是不如预期,还令我大大地失望了。身为一名理应拥有高度自尊与自信的投资理财师,你能允许自己交出这样的成绩来吗?你不会不甘心吗?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抬起头,黑眸坚定地直视他。「报告总裁,请您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,我一定会将这段日子损失的部分弥补──不,加倍赚回来。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总算听到了点象样的回答,皮克森扬起一眉。「我并不喜欢空口说白话的人,梁又桦。要让我再次信赖你的能力,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争取得到的。你现在有什么样的投资策略能够达成这样的目标,将它做成计划书呈报上来,等我审阅后,再来定夺要不要继续让你操盘。在这之前,我必须先将你降格,在我判断你能重新操盘前,你暂时先支持其它人的业务。至于你原有的客户们,我会交给台股部门的陈经理代管。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白皙的脸些微地惨白了下,旋即恢复镇定地说:「我知道了,我会尽快将计划书呈报给您的,总裁。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挥挥手,皮克森示意他离开,年轻人的身影消失在门的另一端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☆☆☆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梁又桦回到办公室的那一刻,整间办公室里的人似乎都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下来。在无数好奇刺人的目光洗礼下,他走向自己的座位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喂,还活着吧?勇士!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嬉皮笑脸地发出调侃的男子,是隔邻的同侪柴志升。比梁又桦年纪稍长几岁,不过和被挖角的他不同,柴志升在「W&S」已经干了十年,是扎扎实实从助理交易员一路升到如今投资经理人的地位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然,并不是说做得久就一定保证能成为一名经理人,他们都必须取得券商高级营业员资格,也必须具备基金经理人资格,以及累积相当程度的营业绩效来证明自己的投资管理能力,方可代客操作资金,进出各种金融商品市场──里面包含股票、债券等有价证券,也包含了期货、各国货币投资等等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虽然底薪并不丰厚,但相对地,主要收入来源的经理费与公司红利分配,却相当可观──前提当然是经营的绩效。绩效越好,分得的红利可能一年高达百万,甚至千万、数千万元不等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即使在同一间顾问公司中,但投资经理人之间的激烈竞争并不亚于公司外。强调着团队精神的经营策略,「W&S」基本上每个月会开一次检讨会,提供旗下经理人参考与判断,不过每个人为旗下客户进行的投资策略、标的物组合都还是由个人负责。一个月总结下来的投资绩效表现好坏,便可定夺经理人在公司与业界里的地位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此,表面上纵使大家一团和气,但在这场以数字相互竞逐的心战游戏中,是无法找到「朋友」两字的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梁又桦表情平淡地回道:「谢谢,我还好。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哇,了不起!」夸张地挑高两道眉,面容黝黑、体格粗壮,不像个坐办公桌而更像是干粗活过日子的男子,哈哈地笑了笑说:「能这么平静地从老总办公室中走出来,我看你是头一个人吧?上次我被叫进去,出来之后差点没跑去跳楼自杀咧!咱们老总就是有本事,光用眼神就可以让一个人觉得他活在这世上一点价值都没有。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打开计算机,并未继续搭话的梁又桦着手进行客户移交的准备工作。见状,柴志升也只好摸摸鼻子,一脸没趣地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☆☆☆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恢复平常的工作节奏后,时间流转得相当迅速,一转眼,身边的同侪们已经陆陆续续结束一天的交易,准备要离开了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时柴志升再度凑了过来说:「吶,小梁。等会儿要不要去喝一杯,解解闷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类下班后的「交流」活动,向来是敬谢不敏的他,正想开口回绝,柴志升却抢先说:「不要老是一个人愁眉苦脸的,谁都会有低潮期,碰到这种状况,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喝它个痛快!人家不是说一醉解千愁吗?走嘛、走嘛!公司附近新开了间居酒屋,那儿的下酒菜很正点喔!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是盛情难却,倒不如说是找理由、编谎言拒绝很麻烦。况且大家好歹是同一间办公室又隔邻的同侪,不看僧面看佛面,也不能给对方太大的难堪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点头,梁又桦礼貌地说:「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。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哪里,是我自己爱鸡婆,我们走吧!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全自动空调的办公室时,里面已经剩下不到两、三只小猫了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柴志升推荐的居酒屋离台北101不多远,顶着一月寒峭的风,徒步约十多分钟,便到达这间以大红朱漆的门扉为注册商标的居酒屋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西装笔挺、A字窄裙套装的上班族男男女女,举杯、大啖美食,佐以上司的坏话当下酒菜,藉以抒发工作上的压力。柴志升穿越过几张桌子,带着梁又桦走到靠近包厢前的吧台座位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这边比较不会那么吵闹。」柴志升招手对吧台服务生说:「麻烦给我一杯生啤酒。小梁你要喝什么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黑啤酒。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再追加一杯黑啤酒,还有蟹脚色拉、综合生鱼片、烤鸡肝。」随便点了几样菜,柴志升笑着对梁又桦推荐道:「这儿的鸡肝是我吃过最正的,包管你一定会爱上它!其它还有什么想吃的,不要客气,今天晚上算我的。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那怎么好意思。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有什么关系,大家都是同事,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请回来。说不定哪天轮到我运气背,被老总点名,到时你可要好好地安慰我啊!」大笑着说,使劲拍了拍梁又桦的肩膀,大嗓门的男人嚼着免费赠送的土豆仁,灌了口啤酒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是说,这阵子你运气真的很差,小梁。一挂上买进,股票立刻关套房。以你挑的那几档股票,我看都挺不错的,不管PB或PE都是有上涨空间的个股,怎么会一下子跌那么深,真教人不懂。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默默地喝着啤酒,这个问题的答案,梁又桦比谁都想知道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哎,别太沮丧了,假使问题不在操作的策略上,那就是进场的时机问题了。」一副过来人的样子,柴志升滔滔不绝地谈论着「时机」的重要。他所说的内容里面,十句话中有十句都是没有参考价值的废话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买低卖高的时间点、注意大盘的资金进出……他所说的净是一些对生手的叮咛,而这些对梁又桦来说根本是老生常谈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不过资格再老练的老手,也会有瓮中吃鳖、跌破眼镜的时候,没有人能百分之百地命中这时机。要说有谁真能那么神,接近到百分之百,我想大概只有传说中的金手指──麦克?王了吧!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梁又桦竖起耳朵。「金手指麦克王?这是哪家的软件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愣,柴志升爆出大笑。「小梁,你这笑话有冷到,比寒流还强三倍!我拜托你,你不可能没听过麦克?王的名号吧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是真的没听过。」黑瞳满是困惑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收拾起笑脸,柴志升无比吃惊地说:「即使你在这行业里没有我资深,但连他的名号都没听过,难道你从来都不研究那些股市名人的历史吗?不曾参考过前人的投资理论与实务经验吗?尤其是麦克?王在年到年间的辉煌战果,那些报导你连看都没看过吗?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又桦是两千年进入第一间服务的证券商,在那之前从未接触过金融证券市场。与大部分出身商学院系背景的同侪不同,又桦大学主修的是数理,关于业界的知识全是进入这圈子后陆陆续续吸收、自我学习的。即使拜读过许多股市策略的书,但是比起那些股市名人的名号有多响,他更在意的是不要重复别人犯过的错,并记住成功的要诀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他有那么行吗?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似乎烧到柴志升的尾巴,他嚷嚷地跳起来说:「喂喂!你在说什么?他可是超~~超级营业员啊!固然现在和以前不一样,以前没有期货交易,资金集中于股票市场,交易量与今日不可同日而语。可是,不是每个人都有办法达到年薪上亿的!你说他不是传奇,还有谁有资格称作传奇?我可是奉他为偶像的!」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啧啧地摇摇头。「原来你连麦克?王都不认识,这就代表你功课做得不够多,怪不得你会成为『跌停板之男』了!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柴志升话一说完,马上露出「要命,说溜嘴」的表情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跌停板之男?」这是给他的新封号吗?梁又桦扬起自嘲的唇。看样子自己在公司里的评价,也一样跌落谷底了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大、大家瞎起哄,闹着玩的,你别太在意啦!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即便在意,又能如何?嘴巴长在他人身上,由不得他作主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前辈,能再多告诉我一点,关于那位传奇营业员的事吗?」梁又桦反而对这个更有兴趣。能让柴志升推崇到这种程度的男人,究竟缔造过什么样的奇迹呢?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喔,这没问题!」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很高兴能脱困的男子,忙不迭地高谈阔论起他所崇拜的物件,鉅细靡遗得宛如麦克?王是他的多年老友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梁又桦专注地聆听着同侪的吹嘘,心中萌生了一个大胆无谋的念头──假使这个麦克?王真有他说的这么「高段」,或许……他正是能帮助自己摆脱低潮的人?